徊浅😶

【蔡叶】some day

小学生文笔。


无脑洞短打。


ooc预警。


圈地自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








即使不善言辞,也想给你全部地爱。



左叶累了。


真的很累,那种单方面付出的感觉。


回想起一年前的那个下午,下着小雨,并不是一个告白的好天气。


左叶骑着自己吱吱作响的单车,挡在蔡徐坤洁白的兰博基尼面前,对着蔡徐坤就是一句:“我喜欢你!”


其实那个时候,左叶只是想让蔡徐坤知道而已。因为,喜欢蔡徐坤的人太多了,校花校草都有,常常听到有人向他告白,可却从没见他对谁倾心。


只是没想到,蔡徐坤下了车,拽过左叶压在车门上,狠狠地吻住了他。


雨水打湿了两人的头发与肩头,就好像两人天生就该站在一起似的。


蔡徐坤第二天便对外公布了他和左叶的恋情。


之后,同行,同居,同床,却再没有任何一点越界。


左叶很不解,直到很久以后,才从女生们的窃窃私语中知道,蔡徐坤只不过需要一个幌子,需要一个不用再被打扰的幌子。至于为什么会是左叶,仅仅是因为他恰好出现而已。


他很想去质问蔡徐坤什么,可一想到蔡徐坤会用冰冷的语气对他说:“既然你介意,那就分开吧。”他就不由自主地心痛。太喜欢蔡徐坤了,哪怕只能站在他身边,只能每天看看他,也算是这辈子很幸福的事了。


可是一年以后,蔡徐坤不再时常回来,学校官网里也有越来越多他和另一个男生的合照。那个男生是朱正廷,和蔡徐坤门当户对,配极了。


左叶觉得,自己只不过是蔡徐坤生命中的一个小丑,他笑过了,自己也就没用了。


左叶就这样搬出了蔡徐坤的房子,什么话都没留下。


“小叶,你去哪了?”几天后蔡徐坤才给他打电话,左叶自嘲地笑了笑后,才想起,这是在一起后他给自己打的唯一一个电话,可能也是最后一个。


“坤哥,我以后就不打扰你了。谢谢这段时间的照顾......”左叶一句话还没说完,蔡徐坤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

这是怎么冷漠的人。左叶想着,心却越来越寒。


“明明是你先吻的我。”

“明明说要在一起的是你。”

“我给你当了那么久的盾牌,为什么说丢就丢......”

在上课的左叶就这么哭了起来。


突然,教室门被猛地推开,吓坏了讲课老师。


左叶擦了擦眼睛,看到了气喘吁吁的蔡徐坤。


“左叶。”

“我不是很会表达情感,所以看上去对你冷淡,对不起。”

“我和朱正廷真的只是朋友,你别多想。”

“我这段时间忙着准备我们的订婚典礼冷落了你,对不起。”

“左叶,我是真的真的很认真地喜欢你。”

“所以,我不允许你离开我。”

“我这里,只放了你一个人而已。”蔡徐坤指了指自己的心脏,一脸真诚。


就这样被当众宣示主权,左叶除了惊讶外,双颊还有点发烫。


坤哥啊,你知不知道丢人两个字怎么写。

还有,女生之间的八卦猜测千万别信。


于是很神奇的,左叶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蔡家人。


他后来有问过蔡徐坤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,蔡徐坤回答他一见钟情。


只是左叶永远也想不到,那天蔡徐坤是故意等在那的。






如果左叶那天没有告白的话,就能收到蔡徐坤霸道地“在一起吧”。


[蔡叶]3-99-3

 [背书向] 
  蔡徐坤作为负责任的政治课代表,开始了新学期的第一次课文抽背。
  
  左叶很喜欢蔡徐坤,从刚开学时的匆匆一眼,到后来习惯性地偷看,简直可以说是越来越喜欢。
  
  但是左叶胆子小啊。
  
  所以,到了快放学的时候,他也没敢到蔡徐坤那里去背书。
  
  “小叶,你背好了么?”放学前,蔡徐坤已经是最后一个了的左叶,便非常好心地去催了他一下去。
  “我……我还没有,放学后一定去背。”左叶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,像煮熟的虾子。
  “哇,左叶你的脸怎么这么红!”蔡徐坤还没来得及走开,秦子墨便大声喊了出来。
  
  蔡徐坤低头看了一眼左叶,正碰上左叶亮晶晶的眼睛,不由轻笑了一下。
  
  左叶的脸更红了。
  
  这节课算是废了。左叶想。
  
  放学后,想要逃跑第二天再给蔡徐坤道歉的左叶被堵在了门口。
  
  “我还没背好……”“没事,我等你,没有多少。”左叶还没来得及说完借口,就被蔡徐坤拉回了座位。
  
  其实左叶已经背得很熟了。只是,只要听到蔡徐坤那好听的声音,看到他好看到令人移不开眼的脸庞,左叶的脑子里就一片空白。
  
  非常紧张啊。
  
  磕磕巴巴,终于是背完了无趣的理论。
  
  “那……坤哥,我回家了。”左叶现在腿还有点儿软,害怕再被蔡徐坤看出什么,便只想快点逃出他的视线。
  
  “小叶,你不用那么紧张的。”蔡徐坤走过去揉揉左叶的头发,眼中含笑。
  
  “小叶明天见啊。”
  
  “坤……坤哥再见!”
  
  
  
  梗来自我今天的经历。当然没那么美好,我只是背了个书而已,他也没有对我笑。但是换作蔡徐坤和左叶的话,一定会是这样的场面吧。
  
  

[蔡叶]3-99-2

  对于蔡徐坤来说,偶练的日子过得格外快。至少和左叶相处的那段时间格外快。
 
  什么时候注意到那个小孩的?
  大概是踏进偶练舞台的那一秒,听到小孩对队友提起多么喜欢自己时。
  娱乐圈很冷的,蔡徐坤一开始不得不多一分心眼,没有轻易相信。
  可是,时间可以打破一切谎言——左叶他是真的真的喜欢自己,或许,比自己理解得还要喜欢。
  可那时,左叶已经迫于流言和蔡徐坤曾分外冷漠的眼神,不敢再靠近半分。
  
  蔡徐坤不知道怎样接近左叶。哪怕自己迎上去,左叶也会拼命向后退。
  
  蔡徐坤没有发现,自己已经慢慢被左叶吸引;也没有发现,他渴望见到左叶已可以和渴望舞台相媲美。
  
  在几日搭讪左叶都已失败告终后,左叶不得不利用身边的资源——打扰秦子墨。
  “子墨啊,你们团里那个左叶,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?”蔡徐坤专门找了一个宿舍只有他和秦子墨的时间,扭捏了好一会儿才开口。
  “哎呀不是,怎么可能,左叶可喜欢你了,天天和我们说他坤哥有多帅多帅……”听到这,蔡徐坤才放下心来。
  看来,不是自己的原因了。
  
  秦子墨又溜到觉醒的宿舍。
  “你们猜猜发生了什么!!!”
  “不会是你看到了我们中哪对在干什么吧?”秦奋懒懒地呆在床上连眼都没斜。
  “哎呀不是,是坤哥问我左叶的事了!!”秦子墨很激动,毕竟他一直想把左叶嫁给蔡徐坤。
  “墨哥你不用那么激动,估计他是想证实一下我是不是他的真粉。”左叶想了想蔡徐坤平时看自己那种怀疑的目光,叹了口气。
  
  蔡徐坤现在非常非常不爽。
  为什么左叶就是不理他?就算自己故意撞到他身上,也回一句对不起就匆匆离开?
  蔡徐坤只能去请教自己的好朋友王子异。
  “你傻吧,要是我是左叶的话,估计要半夜把你绑到厕所打一顿。”佛如王子异的人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。
  “我到底做了什么?”蔡徐坤不懂,“还是……他就是这样?”说完自己就否定了自己,秦奋韩沐伯靖佩瑶秦子墨不说,毕竟是同团的,就连林彦俊他也能没事去串个宿舍之类的,可是自己的vip宿舍他从来没光顾过。不对,就一次,但自己还没注意他。
  “你就不能想想如果左叶是猜到你原来的想法了呢。”
  “!!!不会吧?我隐藏得很好啊。”蔡徐坤稍微辩解了一下就皱起了脸,显得可怜巴巴的,“怎么办,小叶是不是再也不会理我了……”
  王子异不说话了。他也没办法,他自己还在想着怎么和陈立农搭上话。
  就这样,到了左叶要离开的时候了。
  蔡徐坤坐在最高的那个位置,看着台下说出“加油”的小孩,眼圈红了一圈。还是喜欢他的吧,他在心里想。
  可是,大概也只是对偶像的喜欢了。
  
  没有左叶的大厂,蔡徐坤总感觉身边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  浑浑噩噩,直到秦奋问出那句“有没有喜欢的人 想过一辈子的那种”时,脑海中都是左叶身影,看着自己,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。
  蔡徐坤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,也终于知道自己丢掉了什么。
  
  4月7日,觉醒东方宿舍。
  当蔡徐坤把左叶拥入怀中那一刻。
  秦奋哭了。
  大家都眼中闪着泪光。
  “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的温暖,就好像,上辈子他们就该在一起。”秦奋在不久以后,蔡徐坤和左叶公布恋情时,形容道。
  
  
  
  
  
 
  
  
  
  

[蔡叶]3-99-1

          日子渐渐远了,所有记忆也都随时间的推移而模糊不清。可是,在左叶心里,那段与蔡徐坤相处的日子,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因为,那是他的光啊。
  “我喜欢你”这四个字,左叶直到最后都没敢和蔡徐坤提起。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位追光者,默默地跟在坤哥后面就好。喜欢他的人有那么多,自己既不是最好看的那一个,也不是最优秀的那一个,没有资格与蔡徐坤的人生有太多交集。毕竟,那是一直站C位的王者啊。离开了偶练的舞台,可能就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。“只要他一直发光发热,受千万人追捧,我就很开心很开心了。”左叶这样想。
  “喜欢一个人,就要一直喜欢下去。”左叶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,不管是星动亚洲舞台上那个略显稚嫩的少年,还是现在的高岭之花,左叶都在好好喜欢,一不小心就是好几年。
  左叶回到觉醒后,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闷闷不乐的,平时训练最刻苦的他,也瘫在练习室一角不肯动弹。哪怕秦子墨花下血本,带他去吃海底捞也无法赚到他一个笑容。秦子墨和靖佩瑶表示十分害怕——左叶他时魂丢在大厂了么?
  直到某一晚,白天在左叶卧室里落下东西的靖佩瑶半夜突然惊醒,潜到左叶卧室拿东西,听到小孩不停地低喃着:“坤哥……坤哥……我好喜欢你……”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左叶他啊,心是真的丢在大厂了。这个小傻子,喜欢还那么小心翼翼。
  于是,靖佩瑶便本着对晚辈的关心,大半夜打给了秦奋,并在他骂够了清醒后告诉了左叶的心事。秦奋在电话那头皱着眉头,毕竟,蔡徐坤与王子异的亲密关系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
  犹豫再三,秦奋还是准备问一问蔡徐坤,问问他,是否在意过那个小迷弟左叶。
  当他在白天训练结束后,抓到了蔡徐坤空出来的时间。
  被拦住了。韩沐伯在秦奋开口前把他拉回了宿舍——不能这么直白。
  终于,某一晚,两个宿舍的人聚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  当酒瓶转向蔡徐坤时,秦奋脱口而出:“坤坤你有没有喜欢的人,想过一辈子的那种。”大家一愣,他没选真心话啊。
  “嗯,有。但是他似乎不是很喜欢我。”蔡徐坤托着脑袋,想着脑海里那个总是躲闪的目光,不由得在内心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  “呵,还有人不喜欢我们坤坤,我们坤坤可是大厂的骄傲。”周锐打趣了一句,继续转酒瓶。秦奋与韩沐伯交换了一下眼神——不是很喜欢他?左叶凉了,他那么喜欢蔡徐坤,肯定不是他了。于是,两位操心儿子的家长就开始想着怎样帮左叶脱离单恋的苦海。
  当韩沐伯回到家后,干的第一件事不是检查崽子们的训练,也不是监督子墨减肥,而是——
  “左叶,你觉得磊子人怎么样?”
  “左叶,你觉得大舅人怎么样?”
  “左叶,你觉得xxx人怎么样?”
  ……
 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。
  左叶有点摸不着头脑,伯哥最近怎么老问些有的没的,还不催着让他训练了?
  4月6日,蔡徐坤站上了最高的那个位置,毫无悬念的C位出道了。左叶看着他光彩夺目的样子,既替他高兴,有感到万分失落。自己的偶像,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再也无法靠近了?左叶很讨厌自己,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能长得更好看些,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能更讨喜些,讨厌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些。
  左叶又哭了一个晚上,但他告诉自己,仅此一夜。以后,一定要更努力,才有可能与他心尖上的蔡徐坤相见。
  “老韩,我回来了!”当秦奋推开公寓大门,给了韩沐伯一个熊抱。左叶看着奋哥和伯哥相恋相知,既羡慕又向往。
  “对了,左叶,你看谁跟来了。”秦奋让了让身子,把蔡徐坤拉到了左叶面前。
  
  “对不起小叶,让你久等了。”然后弯下腰,把左叶狠狠地拥进自己怀中,不停地揉着他的后颈安慰。
  
  “小叶,以后我们,一起走吧。”